追风的少年

追风的少年

在人生的历程里,我不着急,我不着急看见每一回的结局,我只要在每一个过程当中,慢慢地长大。——《立刻完成的灵药》

画五角星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姑姑、姐姐、叔叔、婶婶从小到大都围在我身边,在背后守护着我成长。从爷爷这一辈开始,我们家就基本从事教育行业。而我是我这一代里面唯一的男丁,家里人自然从小对我寄予了厚望。所以,从幼儿园到高中,家里人都对我的学习很上心。有时考试成绩不佳,每天的午饭或晚饭时间就自然成为了联席批判会议。每每到这种时候,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记忆最深刻的是一年级的一次数学考试,有一道题目是要画若干个五角星。本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照猫画虎即可。可当时我无论怎么画这个五角星,都觉得自己画的东西十分丑陋。于是用橡皮擦全部擦掉,干脆不画了。但正因为如此,数学老师认为我态度不认真,最后卷面给了我77分。我姑姑是我小学时候的班主任,晚餐时刻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批判会议。批斗会开完后,为了教我把这个五角星画出来,家里人每人都轮流教我画一次,直到我画出满意的答案为止。在小学六年里,画五角星的戏码也在不断上演。即便如此,我小学的时候依旧是一个非常懒惰的小孩。记得在三年级以前,老师要求我们每天放学后都要把今天的作业要求抄下来。为了回家后多看一会电视,我总是会“粗心地”抄漏几项作业要求,然后第二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到教室补作业。但是后来这条路行不通了,学校给每个学生开通了校讯通服务,作业会直接发到家长手机。但我还是不想牺牲看港剧的时间来完成无聊的家庭作业。于是乎,在我妈看作业信息之前,我会拿她的手机重新编辑作业短信,删掉几项作业,然后再重新发回到她手机上。但每次都是采取删除的办法必然会引起我妈的怀疑。记得以前有一本名叫《阅读》的练习册,里面都是枯燥的阅读理解。而这本练习册的作业要求总是会简写成:《阅读》P57-61,即完成《阅读》第57页到61页上的所有阅读题目。但我一道都不想做,于是我就把信息修改成:阅读 P57-61。我妈初次看到这项作业要求时产生了疑惑,于是我就将其解释为:老师可能让我们阅读语文课本第57页到61页。但我每次都会说早就读完了,于是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去看电视了。我的小学时光基本上都是在早上补作业、晚上看港剧、偶尔被迫画五角星,当然,还有和我妈斗智斗勇当中度过了。

名落孙山

到了初中以后,由于小学时“吊儿郎当”的学习态度,虽然上了重点初中,但没能上考上重点班。原因是重点班只招收入学考试的前100名,而我只考了132名,所以便名落孙山。虽然上的是普通班,入学成绩在班上却是第一名,所以刚开始就被我的班主任梁老师关注到了。但可惜的是,梁老师恨铁不成钢。由于延续了小学时候的“优良传统”,我在初中时也是对学习不怎么上心。虽然说在班里也经常排第一,但梁老师总是希望我能考进前100名,同时也能带动一下班上的学习氛围。可我确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三年的初中时光里,没有一次考试是能够排进前100名的。不仅如此,在晚自习的时候我总是会觉得无聊,就会拉周围的同学一起聊天。当时我的初中采取比较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这也是我三年初中里感到最难受的地方。在这种背景之下,晚自习聊天这种恶习是万万不能被容忍的,所以我自然就成为了班干部的纪律纠察名单上的常客。吃完晚饭后,在上晚自习前,我都会在学校里散步。有时我会天马行空,会去想自己在哪里、要做什么以及怎么做,好像每天都是在老师固定好的轨道里行走,对于自己内心的需求却没有一点感知,也没有考进心心念念的前100名。但这个问题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十分深奥,与其深究这个问题的答案,还不如去校门口吃上一份炸鸡排,再配上大杯的冻柠七来得实在。所以,我稀里糊涂地度过了我的初中。

在初三下学期的时候,当地的重点高中开始了实验班提前招生考试。所谓实验班,就是用来培养未来清北的种子选手,教育资源自然也是首先向这类班级倾斜。因此,实验班的提前考试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也会把一些高中的知识提前下放,但只是高一的内容。虽然在初中的三年里没有按照老师的预期发展,成绩也没有什么进步,但梁老师还是寄希望于我,给了我一个可以去参加考试的名额。但当时我对待学习和考试总是保持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所以最后也是没有考上。但这一次,我却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因为我有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们也参加了这场考试。但和我不一样,他们都能够如愿以偿。当他们得知喜讯后便来问我考得怎么样时,我却不知怎么开口。当时我是在教学楼下遇见他们的,我的教室在7楼。所以我一边走一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失败的人。三年过去了,三年前小升初的场景依然在上演。但这能怪谁呢?种下什么因,就会结什么果。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是没有意识地迈上一级又一级的台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的教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后,我对自己说: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要认认真真地去学习。当时离中考只有两个月了,所以我觉得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吧,剩下的就看天命了。不过幸运的是,中考成绩出来后,我进了当地的重点高中的重点班,虽然比不上实验班,但还是要比普通班好得多。实际上,这件事情对我后来的发展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感知到了自己内心的需求并为之而努力,I strongly feel that I want something.

穷且益坚

到了高中的重点班以后,其实我的成绩是排在班里面的中后段的,多多少少都有些自卑。而且当时总有一个执念,就是要考进前100名,以此来弥补初中时的遗憾。但是,在高一的一整年里,我都没有办法实现。其实这么多年来,我自己没有养成一个良好的学习习惯。所以在那一整年里,我其实挺想学好,但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指定目标,时间就浪费在一些精神内耗和重复而简单的劳动上面。在高一的每一天里,我几乎都充满着迷茫、无助和自卑。与此同时,我喜欢上了一位女生。但当时她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成绩比我好太多了。所以,我也只敢远远地望着,没有勇气靠近。所幸的是,我的数学学得还行,给别人讲题时也认真细致。所以,她也时常来和我讨论数学题,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够有勇气和她交流的时机。但当时的我又胖又黑,父母也基本不给零花钱,甚至有时和她讲话时都略显紧张。所以有时候自己会幻想着以后能力了,就可以给她买各种各样的礼物,周末带她去吃不同风味的餐厅,可以在她遭遇困难的时候出现,给她提供情绪价值。对于当时我的条件来说,这些都只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曾经有一些好事者带着三分玩笑、三分试探还有三分戏谑地问我说:你是不是喜欢XXX?我第一次听这个问题时愣住了,但承认这份喜欢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所以我只能装疯卖傻地糊弄过去:肯定喜欢啊,像她这么好的女生谁见了不喜欢呢?在高中三年里,我也只能将这份情感埋藏于心里。

时间一晃就到了高三,为了能够减少更多的通勤时间,父母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来和我一起住。同时,为了保证我每天的营养,我妈每天5点就要起床给我做早饭,中午我爸赶回来给我热好午饭,晚上则是匆匆吃点后就去上晚自习了。当时只觉得如果高考考不好的话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有时候模拟考成绩不理想,下晚自习后走回家,在楼下看到父母给自己留的灯,却不敢上楼去,而是要在院子里的长凳上坐一会才敢回去。有几次我妈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也只能借和同学讨论问题为由搪塞过去。

经过了三轮复习后,高考也就接踵而至。其实当时我是没有把握的,因为最后两次大考的成绩都不是很理想。但我明明已经将吃饭和睡觉之外的时间都投入到学习和刷题里面了,结果还是这样。更加令人沮丧的是,在高考前布置完教室后,走回去时淋了一场大雨,结果晚上就开始发热了。在吃过一些特效药后,只觉得昏昏欲睡,什么也复习不了了。第二天睡醒后,还是觉得头晕和头痛。但当时我对高考有着非常强烈的执念,就是一定要考上一所好大学,将来能够有一番作为。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面对自己内心的渴望时,总是没有能力去实现。因此,我还是强迫自己把所有的知识点和错题全部复习了两次。在高考前一天晚上,我爸每隔一个小时就定一个闹钟起来,生怕我没有盖好被子又着凉了。在第一天高考,在考语文和数学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还是没能很好地集中,思维也不是很敏捷,但是也只能够强迫自己做到最好。考试的时候,有时想放弃了,就停笔几秒,理清自己的思绪,然后告诉自己一定能够撑过这一关。第一天的考试勉强用自己的意志力撑了过去。回家后父母以为我这次肯定是要复读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经过了这一天后,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已经完全进入了考试的最佳状态。所以,这一天晚上我睡得很好。第二天起床只感觉神清气爽,在生理和心理都调整好后,这一天的考试自然是下笔如有神。在高考结果出来后,谁也没有想到,我第一次考了全班第一,但也是最后一次。

得偿所愿

来到中大后,感觉一切都充满着新的创造和活力,内心中也有很多想法想要实现。我给自己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减肥,因为当时我高考完的体重是220斤,而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么胖,所以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在高考完的那个暑假,我给自己请了一个私教来帮助我。还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没完成几组有氧就觉得眼冒金星,站都站不稳,有那么几个瞬间会觉得减肥对于我来说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自己知道,I want it so I must struggle for it. 所以在后面的训练里,每当想放弃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坚持下去,你会遇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但是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鼓励自己,有时到了瓶颈期,发现这个星期的体重并没有什么变化时,心理难免会崩溃。因为这个过程太漫长了,需要持续地投入耐心和信心,所以有时在跑步机上跑着跑着就会不自觉的哭了。但又能怎么样呢?如果放弃了,那么前面的努力也就白费了,所以只能咬咬牙坚持下去。不过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一的第一个学期结束后,我成功减到了140斤。

与此同时,我给自己制定了严苛的学习计划。每天6:30起床背单词,然后7:30去食堂吃早饭。接着就去图书馆学习,如果有课就去公教楼上课,否则就继续在图书馆学习,一直到晚上闭馆后才回去。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会强迫自己按照预习-听课-整理笔记-做练习四个部分去学每一门课。不过当时的学习比较理想主义,只觉得要尽可能学更多的知识。考试也是这样,当时只认为考试是检验自己学习成果的有效手段。于是乎,在考每一门课的时候,我不会在考前的若干个小时复习,甚至直接就看其他的科目,以求能够真实地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按照这样的学习方法学习了一年后,我成功排进了年级前十。

不过大一时候的学习方法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当课程量变多的时候,就难以为继了。所以,在大二上的时候,课程量显著增加后,我便显得力不从心,最后只是被课程牵着走,全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每天为各种课程作业疲于奔命。还有一个原因是大一时候的排名比较靠前,所以一下子成功终结了我对考试排名的执念,意志力和执行力都开始有些衰减,结果期末成绩也不是很高,排名也一下子掉到了13名。不过在大二上的时候还有些小插曲,就是遇到了大学四年里面唯一喜欢过的女孩,但最后却没能找到和她接触的机会。由于在大二上的时候因为课程量太大而遭遇滑铁卢,在大二下的时候我只选择了4门课,把要上的课都放到了大三去上,这样我就给自己预留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去调整。与此同时,疫情开始爆发,于是就进入了网课时代。

另辟蹊径

在家上网课的时间是最自由的,因为可以把课程直播挂在一旁,然后继续睡懒觉,睡醒了再看回放。我在上操作系统这门课的时候,觉得现有的实验教材十分老旧,而自己也在此基础上做了一些新的探索。因此我萌生了要重新写一本教材的想法。此时我忽然想到,如果这本教材能写成,那么我就能以一个助教的身份参与到她的课程当中,自然就有了更多和她接触的机会,这也可能是整个大学阶段最后的时机。但当我和别人说想要写一本教材来替换现有的教材时,几乎没有人相信我的想法,我妈甚至劝我不要异想天开。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后来重新审视这件事时,我问自己:究竟是因为她才写了这本教材,还是因为想替换现有的教材。其实原因很复杂,但我始终觉得,这件事的最开始起因并不是因为她,但我确实因为真的很想再见到她而坚持完成了这本教材,以至于有时候写教材写到凌晨或者通宵,却仍然乐此不疲。在大二下和大三上的时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编写教材。但令人烦躁的是,由于大三上的课程比较多,又不得不分出一部分时间来兼顾学校的课程,以此来保证后面的保研能够顺利进行。在大三下的时候,陈鹏飞老师选中了我编写的教材,给了我一个担任助教的机会。此时,我就要同时就要兼顾三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是如何和她熟悉起来,一方面是助教的事务,最后一方面是学校的课程。实际上,三方面的事情处理得都不是很好。卷了两年多后,对学校的课程其实不怎么想卷,甚至觉得有点心力交瘁;第一次当助教,实验材料的编写和难度的控制也有点问题,对同学们的问题的回答也没有尽善尽美;每次和她说话,即便是线上,都感到有些紧张。有时想找她聊天,却不知道怎么开启话题,甚至有时找错了而陷入尬聊。还记得第一次给她送礼物的时候,紧张到第一句话不知道怎么讲,停顿了好久才勉强憋出来一句话。一个学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也没有什么进展。

其实大三下是我感到压力最大的时候,时常感到自己的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就拿保研来说,其他同学觉得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在我看来还有一个学期的课程需要应付,自己也不敢打包票。就好像它就在你触手可及的范围之内,但却无法立刻得到。当时觉得这个好像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漫长的等待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着自己的内心,让我变得焦躁,失去了耐心,开始了无穷无尽的自我怀疑,时常会陷入到精神内耗中。渐渐地,我开始慌了。为了保证课程的成绩,在每次写作业之前,我不会像以前一样,百分之一百由自己思考并完成。而是先去github寻找以前学长学姐公开的作业答案,然后自己做一遍,和答案比对无误后再提交。甚至有时助教给分低于预期,还愿意花很多时间去写邮件和助教argue,而不是把这些时间放在如何学好这门课上面。是啊,自己确实做到了分分必争,最后的成绩也没有低于最坏的预期。但这有什么用呢?这些事情以前都不屑于去做,甚至认为是在浪费时间,但当时的我为了那几分而没有恪守两年多以来对自己的要求。我慢慢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对自己感到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厌恶自己。就像纪伯伦所说,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The third time when she was given to choose between the hard and the easy, and she chose the easy……助教的事情也不容易。操作系统这门课程是一门必修课,对同学们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门课程,所以我不想因为一己私利而对同学们造成什么影响。在每天晚上赶下周的学习材料时,总是要反复读几遍,检查下错漏。但这还不够,还得给同学们拓展一些其他知识来辅助理解。但这部分有很多内容是没有学习过的,需要去找很多材料,然后理解并融入到自己写的材料中。实验难度的控制也很重要,因为是自己写的材料,所以题目只能自己构思。考虑到自己也是第一次写实验材料,水平有限,同学们理解的内容可能和我想表达的内容不太一致,这就给出题带来了一些困难。所以我更偏向于出一些理解性的题目,而不是实践性的题目。因为实践性的题目要求同学们在完全理解实验内容和代码的基础上,并融入自己的理解才能够完成。而且题目出完后,需要自己做一遍,确信题目可以做出来后,才敢公布给同学们完成。我的大三下大概都是在和自己博弈的过程中度过的,所以我越来越感到心力交瘁,也萌生了想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的想法。但要做的事情还是不断在涌现的,我总是和自己说:忙完这一学期的事情就可以好好休息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学期结束后,新的事情又出现了。

忙忙碌碌

2022.07.14,我来到了深圳,准备开启华为的实习工作。但当时学校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大四上要上半个学期的体育课,还有一门专选我也留到的大四去上。而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我要完成并提交6份大作业,而且其中穿插着保研夏令营的机考和面试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我的房子还没有找到。所以在这一个星期当中,我都是在酒店里写各种大作业,准备保研机考和面试材料,只有吃饭时间才会出去。正因为同时做的事情太多了,加上之前已经感到很心力交瘁了。在这一个星期里面,我每天都是感到很烦躁,酒店的小房子里也让人感到很压抑。到了第6天的时候,要做的事情基本都已经结束,所以我赶快去如家上面约了几个中介看房,一个下午就把房子定下来了,我的实习工作也就正式开始了。我的实习工作是一个预研工作,就是有一些场景存在一些问题,需要提出一套新的解决方案来完成。这方面的知识是我没接触过的,所以八月份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搜索和阅读这方面的相关材料。但由于是自己不太熟悉的领域,所以刚开始的很多时间都浪费在一些无关的材料上。在阅读材料和做一些简单的实验的过程中,我想出来一些解决方案。所以在八月底的时候,我开始整理和我想出的解决方案相关的文献。在这其中,比较令人沮丧的一点是自己辛辛苦苦想出的方案原来已经有人做出来了。而且重新构思一个新的方案需要阅读许多与之相关的论文。但这些论文一般都是10几页的双栏排版,刚开始看的时候很容易找不准主题,然后忽略了许多细节。所以看篇幅较长的论文时总是会感到十分痛苦,但又只能硬着头皮看完。刚开始也是有些急躁,要看的文章数量变多后,便开始囫囵吞枣起来,绝大部分论文只看方法而不看实验。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本来就对这个领域不太熟悉,不看实验部分其实也很难理解论文的方案为什么这样设计?方案解决了什么问题?解决的效果如何?更为现实的,即使后面自己实现了一些方法,但却不知道怎么设计实验来验证。但当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想着把方案想出来就行,甚至觉得实验什么的都是dirty work,十分繁琐。总结起来,八月的生活轨迹是:读论文—想到一个idea—到google scholar上面搜索类似的想法—发现有人已经做过了,还做得很好—放弃—读论文。

九月份开学后,为了完成剩下的半个学期的体育课,我每周一晚需要从深圳回广州,然后上完周二上午的体育课后,下午便要赶回深圳。刚开始觉得还没什么,但久而久之便觉得十分厌倦。因为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等高铁和坐地铁上,有时候为了赶时间还不得不打车去高铁站,甚至要打车去广州。自从在大三下上完半个学期的体育课后,就不自觉地开始有体育课PTSD。因为我上个学期选了篮球课,而之前对于篮球是零基础,期末考试又需要考投篮。投篮是一门技术活,刚开始投的时候可能要投半个小时才中一个,而我却要在半个学期将其掌握,因为一旦挂科就前途尽毁。于是,我每天中午都要顶着大太阳去球场练习投篮,投出的每个球其实都充满着心理压力。每天就是想着要去练球,而练球的时候又会患得患失。幸运的是,最后的期末刚好可以及格。但是,这样的心理压力也传导到了大四上的体育课,加上每周例行的来回通勤,所以从周一下午开始一直到周二晚,我整个人都觉得十分烦躁,感觉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有时也会感到十分压抑,觉得为什么事情总是那么多,一件又一件接着来,而且每一件都可能让自己已经付出的努力全部白费,所以又不得不认真对待。在公司的科研进展也不是很顺利,我已经想到了初步的方法,但这只是抽象层面的设计,如果想要将其实现出来,需要了解更多的知识。而这部分知识非常冗长且繁琐,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去学习和整理。同时,这部分知识牵涉到很多以前我并没有学习过的部分,而在学习完这些以前未知的知识后,往往需要对自己的方法做进一步优化,因为在之前的方法中可能存在没有考虑进去的部分。这个过程实际上非常损耗自己的耐心,因为要逼迫自己学习更多新知识,而且在不断发现自己方法的问题,然后想出相应的解决办法。新的解决方法又想办法融入到现有的框架中,以保证兼容性。这个过程就涉及到大量代码的修改,甚至需要重构,修改完代码后又需要执行一系列的测试过程,十分繁琐,也因此而时常感到烦躁。

至暗时刻

九、十月份几乎过得都是这样的日子。其实我在这一年以来都时常会感到压抑和不安,也极少看到有让自己真正感到开心的事情出现。所以当年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等手上的一切都忙完后,就找上一个海岛,住上一个月,断开所有的联系。在浪声和暖风中睡到自然醒,然后去市场买当天捕捞回来的鱼货和新鲜的蔬菜。下午温暖的时光当然属于阅读,我可以自由地看自己想看的书。看书看累了,就闭上眼睛小憩,在暖阳中感受岁月在指尖流淌的静谧。这一切都是那么得美好,正如海子所说,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是,现实中的痛苦还得继续去承受。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希望的黎明不一定能如期而至,可能依旧长夜漫漫。在黑暗中彳亍着,难免会有所迟疑。渐渐地,压抑,不安,烦躁开始充斥着自己焦灼的内心,自己开始不断地追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在每一秒都希望黎明的曙光能够在下一秒到来,甚至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找到问题的最优解。在最为困顿与纠结之时,我寄情于烟草和酒精。在很多个晚上,借助于Long Island或Whiskey,可以暂时忘记自己内心苦闷。在酩酊大醉之后,自己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点燃一根接着一根香烟,只是依稀记得回家的方向。有时候,走着走着,发现再也走不动了,就在路边的长凳躺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了扫帚和路面摩擦的莎莎声,才发现已经清晨了。有时候看到天还没亮,楼下早餐店的夫妻就开始忙活今天的早点,环卫工人认真清扫着昨晚落下的每一片叶子,有小孩上学的家里面已经亮起了灯。看到起早贪黑为生活辛苦劳作的人,此时,甚至连自己都会鄙视自己。一个双一流大学的学生,一个曾经对自己保持着高要求的人,一个自诩有着浪漫理想主义的追梦人,双眼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芒,如今染上了烟瘾和酒瘾,沦落到露宿街头,完全失去了信仰,真是可笑,可恨,可鄙。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不久后,有一天突然感到严重的反胃,一直想呕吐。而且这个星期以来总觉得肠胃不舒服。加上遇到了其他的事情,接连着几天都睡得很少,把自己困在小房间里,然后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想见任何人。反胃终于忍不住了,就到洗手间了吐了几次。晚上躺在床上时,发现心跳变得很快,有点喘不过气来,感觉整个人都要没了。当时虽然感觉到很困,但却不敢把眼睛闭上,生怕明天可能无法睁开眼。我在想,我父母就我一个儿子,我还有很多前途可以去争取,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和喜欢的女孩讲,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倒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等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凌晨六点。早上去到工位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和这一段时间以来一样,没有办法集中精力,甚至思维如同一团糨糊,也无法想出什么有价值的方法。只是如同行尸走肉般地坐在位置上,痛苦地消磨着时间。一连着过了几天之后,痛苦愈发加深,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意义地在活着,也没有办法思考,总是记不住东西。每天看着镜中的自己,总觉得越来越陌生。内心中出现了另一个自己来和现在的自己对抗,感觉越来越控制不住另外的一股力量。每一天都很迷茫,不知道要做什么,更不知道要怎么走出这样的状态。于是,我去做了一次心理咨询,心理老师说我有严重的偏执和轻度的抑郁。在和他详细交流了两个小时后,我发现其实自己也知道问题在什么地方,但奈何心无菩提,看不透自己的困境。为了防止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进一步衰弱,我和部门领导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准备回校好好修养。

解脱之法

在学校的一个月还算是比较舒适。每天可以按自己的时间作息,宿舍里充满着其乐融融的气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开始逐渐戒掉烟酒等不良的生活习惯。而且找到了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将自己之前写的操作系统迁移到RISC-V架构下。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能够不受打扰地写点代码。在学校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以脱离之前的环境,让自己换一种新的方式去生活,给自己的世界带来了难得的欢愉。但这种方式并不是长久的,因为问题还没有从根源上解决,我也还不知道怎么解决,现在只是给了自己一个逃避的空间和时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转而向阅读中寻求解脱之法,在书店闲逛的时间里,我偶然发现了林清玄的一本散文集——《孤独是一个人的清欢》。林清玄的文章有一种魔力,其通俗易懂,但每个年龄段读都有不同的感受。因为初中时听过他在学校的分享而第一次买了他的书,但当时只是为了记下文章里的那些漂亮的句子,以便在考试中的作文中使用。缺少了人生阅历,写这些句子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故作深沉地说些“人生体会”之类的妄言。但如今经历过许多事情后,重读他的文章,却能有更深层次的体会,甚至会产生共鸣。我最喜欢一篇散文叫做《立刻完成的灵药》,此时的我正如文中所写的国王一样,渴望这个世界有一种万灵丹,不必经过漫长的等待与追寻,即可选择自己人生中所喜欢的部分。文中写到:

我曾经梦想,吃了一颗万灵丹,不必经过烦人的学习和考试,一觉醒来,就能从最好的大学毕业。

也曾经梦想,不必经过长途的追寻、饱受情爱的折磨,吃了一颗万灵丹,张开眼睛,已经有了这个世界上最相知相契的伴侣。

很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灵药,于是,在短暂的梦想后,我依然在孤灯下读书写作。在情感的追寻中,我默默承受着被拒绝的痛苦。在生命成长的过程里,我也常常留下悲伤的眼泪。

当时看到这些文字,会不自觉地动情,因为这正是自己当下最真实的写照。在这段时间里,我常常拘泥于过去,又执着于未来。对过去抱有遗憾,给自己平添了许多烦恼;对未来充满不安,给自己徒增了几分忧愁。我常常追问自己,怎样才能放下过去的一切,又怎样让未来的目标早日实现。也时常会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每天的意义是什么,要做些什么,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目标和热爱的一切。但我始终没有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正如林清玄说的,我们的人生不是问答题,有时问不在答里,有时答不在问里;有的问题没有答案,有的问题远在答案之外。因此,一直追问下去是只会陷入到无尽的空虚中。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思考这些深远且深奥的问题是痛苦的。一方面没有足够的人生体会来帮助自己找到想要的答案,或许根本就没有答案;另一方面如果找不到满意的答案,反而觉得人生许多事情根本就没有意义,一切有如梦幻泡影。少年白头是可悲的,因为终日在无意义感的漩涡里浪费了生命所赋予的最美好的年华。或许在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和初中时一样,出去吃一份炸鸡排,再喝上一杯冻柠七才是正解。林清玄的文字总是充满着启迪的智慧,他给每一位读者营造了不同的小千世界,在他的文字里思考、体会、忏悔、神游,洗涤自己的心灵。在生命最为困顿之时,我从他的文章里得到了不少的启发。过去的一切并没有指向生命的结局,每一个结局只是一个新过程的开始;心心念念的灵药并不在远方,在于对当下的每一个人生历程和情感的倍加珍惜。但这些文章中的体会都是林清玄在中年时刻才能慢慢理清,自己也很难一下子理解并走出当时的困境。但每当我怀忧于未来,拘泥于过去时,我总是用这篇文章里一句话来勉励自己:在人生的历程里,我不着急,我不着急看见每一回的结局,我只要在每一个过程当中,慢慢地长大。

劫后新生

后来在深圳的日子里,有过许多新的际遇,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认真体会当时在书中记下的道理。在这期间,我不再去追问未来的结局何时到来,我只是在平凡的分分秒秒里去慢慢成长,以平常心去品味人生的酸甜苦辣咸。但在自我调节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自己的情绪也会有反复无常,也会选择逃避。因此,在这期间也伤害了一些曾经对自己很好的朋友,这也是我一直到现在都很后悔的地方。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因为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许多的朋友。感怀和庆幸他们的出现,在我困顿之时予以包容和鼓励,带我走出人生的阴霾。

如今开启了人生的新阶段,和四年前一样,我也一直在思考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过去的四年里,梦开始于高考前夕的小插曲、开学伊始对学习充满着理想主义、后来因为还想见到喜欢的女孩一面而想尽各种办法、再后来在最困难的时期,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渴望感受生命悸动的旋律。回望这二十年的经历,自从上大学后才真正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有勇气去迈开第一步,然后为之不断进取。

现在,我依然想去做一个追风的少年,自由、简单而纯粹。

这次,我希望不再去苦苦追问每一回的结局,而是在每一个过程中慢慢长大。

因为,我要把时间交还给生命,静待花开。


追风的少年
http://blog.nelson-cheung.cn/2022/09/26/diary-1/
Author
Nelson Cheung
Posted on
September 26, 2022
Licensed under